一塊燒餅蓉

我叫蓉蓉
最喜欢的人是我自己
画画写文水到爆
谢谢你喜欢我的文章和画
谢谢你来看我

我画完了!!!鬼队医太可爱勒!睡觉去了!(等等说好的复习呢。

*白鬼为魄
*玻璃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喜欢猫吗。”

     M高中的夏天同往常一样,干涩的风吹过操场,滚烫的空气,和紧握着笔指间的微凉,扯不住岁月飞速的流逝。

     这是鬼鬼请假的第三天,她也顾不着自己的病是否痊愈,她的心只在学校花园后的流浪猫身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嘴里含着喜欢的歌,步子一蹦一跳。

      一个穿着白衬衫少年正拿着一袋猫粮喂着这只可爱的流浪猫,修长的手指轻顺着它的毛,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一位愣愣地少女站着。

     他是同级的白敬亭。

       鬼鬼走过去拍了拍少年的肩,这才把他唤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喜欢猫吗。”

       她笑了,不像其它女生一样,则是露出一对的牙齿,她的牙很白,阳光打在了她栗色的头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叫白敬亭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们很快熟识了,经常一起复习,一起吃饭,一起去市中心看电影。他们还给那只流浪猫起了个名字。她叫鬼,他叫白,小猫的名字叫魄魄。

      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你到底不喜欢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白白,魄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魄魄被我接回家了,这样就方便多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 鬼鬼点了点头,呆呆地望着眼前的少年,他的眼睛里似乎有星星,很好看,她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 高考前的一个星期,白敬亭消失了,鬼鬼着急得快哭了。也,也许是他想好好复习所以就待在家里了吧。鬼鬼这么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白敬亭没有来高考,鬼鬼真的哭了。少女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和他距离这么远,自己除了他的电话号码和qq号以外,跟他再没有其它的联系方式了。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高考成绩出了,鬼鬼发挥得很好,她听说白敬亭去了美国,于是也央求着父亲让她去美国读书,去找那个少年,一找就是十年。她没有在美国打听到关于少年任何的消息,仿佛这个人就从世界上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 时间回到十年前。

       白敬亭不知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个叫鬼鬼的少女,她很善良,很可爱,经常去喂流浪猫。

        这只有他一个人知道。在鬼鬼生病时,他去喂了这只流浪猫,却和她意外成为了好朋友。说起他当时为什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是因为他对有猫毛轻微过敏,每次都要服用药物才能看起来让自己正常一些。不过,他真的喜欢上了猫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  当然,最重要的,白敬亭没有去美国。

   高考前的两个星期,白敬亭带着魄魄去散步。

   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快要扎向调皮跑过到马路中间的魄魄,在这千钧一发的那刻,他将魄魄推开了。魄魄活了下来,鲜血却染红了炽热的大地。红得刺眼。时间永远定格在了十年前。

       他死了,为了救魄魄。
       同他一起消失的,是鬼鬼美好的青春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嘿,你喜欢猫吗。”